當期期刊

用對方法,綠竹筍全年採收不是神話!

永田農家  盧定楠

三年多前父親還在世的時候,盧定楠過了好一陣子「半農半X」的生活。他在地方電視台當記者,有空就回家到農園幫老爸做些體力活,下田與其說是工作,倒更像是舒展筋骨、抒壓解悶的「休閒活動」,直到父親過世,他正式接手農園,才感覺到:「專業農夫的壓力果然很不一樣。」

他的竹園位在大尖山腳下,原始純樸,他努力回憶父親當年的種植方式,一邊思索有沒有更好的方法讓農地更有效率。他北上桃園農改場上課尋求解答,遇到人稱「綠竹筍之父」的資深筍農張盛玄,學到全新的綠竹筍科學栽培法。

「以前竹筍種在平地,新的方法則是堆起兩米高的土堆,把竹筍種在上面,這樣容易鬆土、有利排水。溫度過高或過低會導致竹筍生長遲緩,我引攝氏二十多度的山泉水灌溉,讓竹筍在舒適環境下長得頭好壯壯。」他力排眾議用新法種筍,媽媽卻覺得「好丟臉」而拒絕下田,他能理解老一輩在意鄰里眼光的心情,卻不願因此卻步。一年多以後,種出來的綠竹筍以農藥零檢出的紀錄,風光通過產銷履歷驗證,筍形漂亮、甜度飽滿,口感水潤,而且幾乎全年可採收。這下不只讓所有嘲笑質疑的聲浪自動消音,更讓許多消費者驚歎:秋冬竟然還有這麼好的綠竹筍可吃,簡直是傳奇了。

筍農得比一般農夫更早睡早起,因為竹筍怕光,一見光就開始氧化、變黑、纖維變粗,因此得趁著夜色仍深的凌晨就趕到竹園採筍,採收下來還得趕緊放進冰水,讓竹筍的「田間熱」趕快降下來,以維持最飽滿的脆甜度。「人家說顧筍子好像在顧小孩,一點都沒錯!」

除了綠竹筍,土芭樂也讓他的農園一戰成名。「多數消費者偏愛脆脆的珍珠芭樂,土芭樂雖然香又甜,但口感太軟不受歡迎。」他原本打算「從善如流」砍掉四分地的土芭樂,改種珍珠芭樂,半路卻殺出「知音」來,有高雄知名餐廳指名要他的土芭樂,有多少買多少,隨他開價,原來餐廳主廚成功研發芭樂口味生乳捲,就是要甜甜香香軟軟的土芭樂才好吃。盧定楠忍不住笑了:「這叫做天無絕人之路,土芭樂也會自己找出路!」

 

Profile
型農-盧定楠
63年次/
台南藝術大學音像紀錄研究所畢業
高雄市大社區大社路102號
0937-222-224
aven1205@gmail.com
FB:永田農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