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期期刊

昂艾藍·農場  藍少白

職棒選手轉型農業新鮮人

我國小三年級就寄宿在高雄市區的球員宿舍,為了打球,再想家都要忍。幾年前球隊退役後,北上嘉義到大學教球,不知不覺「漂」得愈來愈遠,而日日在山上農場操勞的祖母、父母正以比想像更快的速度在衰老。我是家裡唯一的男生,我不接手誰來接?一個強大的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:超過30歲了,再不改變就太晚了,別讓自己後悔莫及!

我很早就獨立生活,雖然偶而回山上幫忙,但論起做農,三年前剛返鄉的我還是菜鳥。我同步補強理論基礎與實務經驗,除了上課,也跟家族長輩下田種植部落傳統作物,從四月到十月,依序是桑椹、青梅、水蜜桃、紅肉李、芒果、芋頭、南瓜,十甲面積的田區景觀就像彩色畫布般繽紛。作物原本整批賣給中盤,去年因為疫情,盤商、食品廠停止收購,我緊急找區公所合作,首度上網販售紅肉李,市場反應熱烈,我開始嘗試自己種自己賣,拿回通路自主權。
 
結合農產與族群特色  展現文化核心價值
回部落務農的年輕人不少,多數都選擇生長期短、投資報酬快的短期作物蔬菜。但高山環境有其先天限制,種高冷蔬菜必須下重藥重肥,容易造成水源污染,對水土保持、生態環境也是致命傷害。我的祖輩是前三民鄉第一任鄉長,藍家是最大家族,我自覺對部落永續有責任,因此希望以自家農場示範,倡導「適地適種」的觀念:種植真正適合環境的作物,就能減少農藥、人力、資源的浪費;用低成本換取高產值,還能維護山區環境,一舉多得。
 
以前打球享受球迷的歡呼和掌聲,現在我把山上的樹當成觀眾,在它們的陪伴和注視下兢兢業業工作。其實,卸下職棒球星的形象重擔和「不能輸球」的壓力後,每天和家人一起工作、生活,是我至今最開心的時刻。透過多次出國參賽看看世界的機會,我深深了解,飲食是最能展現文化的面向。我們卡那卡那富族(Kanakanavu)為台灣原住民族第十六族族群、那瑪夏區最先居住的族群,人數極少,還有另一個人數也很少的拉阿魯族,都是那瑪夏特色。未來我要更努力結合地方農特產、族群文化與景點,讓農產出得去、人潮進得來,讓部落成為展現原鄉文化價值的核心所在!
 

型農私房料理- 水果大福、年糕
糯米打成漿,放入平盤蒸熟,放涼後切成適合大小,包入醃漬水蜜桃或紅肉李,就是獨特的「原鄉水果大福」。或將紅肉李削皮去核、打成果泥,和入糯米漿中,捏成喜歡的形狀蒸熟,即是色彩美麗的年糕,為那瑪夏族節慶、祭祀的必備盛品。
 

■Profile 型農 藍少白

75年次/
台灣體育運動大學畢/
0927-086-737
a0927086737@gmail.com
Facebook粉絲專頁:昂艾藍·農場
高雄市那瑪夏區卡努瓦里秀嶺巷94號